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5269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冰漾] Beliefs 1

 
這個內心話總是寫在臉上一清二楚的脫線傢伙,唯一令我疑惑的,就是他常常愣著愣著就會突然做出抱頭閃避的動作,就好像反射神經下意識地,防範某人突然巴他的頭。
 
不過,我認識漾學長到現在,從來沒見過有人真的巴他的頭啊。
 
真要說起來,這個看起來平平凡凡沒什麼特別厲害的人,卻意外的受熟人的歡迎。
 
跟漾學長一起走在路上會有校園安全警衛搭訕、會有宿舍管理人邀請喝下午茶,有時候我哥還會在他面前現身!(我承認這是眼紅……)
 
本來我以為他是在躲自己的背後靈什麼的,畢竟這裡是守世界,有背後靈也不是什麼怪事。
 
……我剛入學的時候其實看不見彼岸水,所以有些背後靈應該也看不見吧?
 
可是入學已經過了八九個月,我現在看得見彼岸水了,卻還是看不見漾學長的背後靈,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
 
 
昨天我陪哥哥排隊買限量飯糰的時候就有問他。
 
之所以需要有人陪哥哥排隊是因為,他的消失人體質好像隨著年齡增長逐漸強化。
 
如果他一個人去排隊,大部分的人包括飯糰店的店員在內,都看不見他在排隊。
 
所以哥哥老是被看不見他的人插隊,或是他在忙碌的店員面前『顯影』出來的時候,被店員認為是插隊的人,加上哥哥對飯糰的執著超乎常理……最後老是跟排隊的人或是店員起衝突。
 
久了之後,哥哥再怎麼對自己的消失人體質沒有自覺,也知道要拖著別人去買飯糰了。
 
……回到正題。我問老哥說漾學長是不是有個背後靈,老哥居然也露出了錯愕的表情,然後搖頭。
 
「為什麼會問這個?」老哥難得在沒綁頭髮的時候出現了一點存在感,他問我的口氣還有點嚴肅。
 
「呃……因為漾學長有時候會沉默,好像在想著什麼事情,然後突然惶恐抱頭蹲下,就好像有人會真的去打他頭一樣。」
 
看久了是很有趣,因為漾學長的表情千變萬化,其實明眼人都看得出他一定是在想一些無聊的事,不然就是在內心吐嘈別人,滿可愛的。
 
 
「漾漾沒有背後靈。」老哥很正經地說完,我還來不及追問所以漾學長到底是在躲什麼,老哥就發揮他的消失人本色融入空氣中了,唉。
 
「答案,你過兩個月就知道了……請給我限量飯糰組合兩份!」輪到我們買飯糰,老哥又很神的顯影出來,丟給我一句高深莫測的話。
 
兩個月到底是什麼意思?老哥一定是被那個眼鏡仔的不良血統給影響了,居然發神諭!
 
很不幸,雖然我自認有對於疑問打破沙鍋問到底的科學精神(不知道科學精神在守世界行不行的通……),但面對國一最後的升級關鍵──期末考,我也只能先忘了這個謎。

因為我的書念不完了!
 
距離期末考週只剩下三天,因為平常也跟漾學長去出任務,回來都處於累得要死的狀態,真想知道老哥他們整個學期沒事就出任務賺零用錢,到底是啥時候在唸書的啊?
 
不過,老哥大概對考試也很苦手。
 
因為擅長跟不擅長的東西好像會家族遺傳。
 
我知道老哥是高中部的幻武兵器名人(聽說他在大競技賽的表現帥翻啊!),但是我也是入學了才知道我崇拜的大哥也是有缺點的,那就是對術法和符咒八竅通一竅──一竅不通。
 
所以當我很悲哀的發現,自己對術法符咒這類要畫圖要記憶的玩意處於同樣無力的狀態時,雖然不太訝異,卻很想哭!
 
而且無法向老哥請教就算了,老哥居然還有那個術法很強的紅袍眼鏡仔罩著,……我是絕對不會向宿敵請求的!
 
於是,我找上了漾學長幫忙。
 
之前跟漾學長出任務的時候有看過他用術法,至少比老哥熟練很多(除非必要,老哥根本不會主動用術法),所以我拿出學校官方指定手機(就是放在新生入學資料袋裡的贈品,超方便),撥了漾學長的手機號碼。
 
電話響了幾聲才被接通,傳來漾學長有氣無力的聲音。
 
「丹恩?午安……。」
 
「漾學長,我可以去問你期末考的術法科嗎?」我問。
 
漾學長每次接電話都有點無力,其實不是心情不好。而是因為所有人明明都用學校官方版手機,卻唯獨他那支老是發出超怪鈴聲的緣故。
 
「嗯,好啊。你可以到黑館來,我也在念期末考。」
 
漾學長很爽利地答應了。於是我風風火火收拾好書本,用他畫給我的移動符從棘館傳送到黑館門口。
 
因為是突然出現的,所以我看到了漾學長抱著兩本磚塊書,站在黑館門口發愣。就如同這篇文章的開頭第二句所描述的。
 
其實漾學長的長相是很柔和的那種,墨黑的眼眸和形狀很好看的臉,他不說話站在黑館門口望天的樣子看起來有點憂鬱的夢幻美感,當然行為脫線的時候就沒什麼美感了。
 
 

時間:期末考前的星期五     地點:黑館門口
 
我很少進黑館,畢竟這裡是學院裡最少人能進來的地方,而且聽說沒有黑館住戶的允許,擅自進入會發生非常恐怖的事情……
 
「不好意思,可以在大廳嗎?」
 
漾學長一邊開門一邊對我聳了聳肩,說:「我的房間現在很亂。因為這星期都在跟雷多雅多跑水之地,昨天半夜才回來,實在沒空整理……」
 
「我無所謂。只要有人肯指導我就很高興了。」
 
仔細一看,漾學長似乎還有點睡眠不足,我連忙接過他手中的磚塊書放在黑館大廳的長桌上,順便把我帶來的東西也放下。
 
「我盡量幫忙。不過,術法最強的其實是千冬歲吧。」漾學長挑了一張單人沙發坐下來,開始翻他拿來的書。
 
我白了他一眼,他明明知道我把那個紅袍當靶子的。
 
「哈……沒那麼糟啦。何況,原世界有句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嘛。多了解千冬歲的強,你才有機會打敗他呀。情報班的人之所以可怕,也是因為他們知道太多事的緣故。」
 
「……嗯。」好吧。我承認我對漾學長的那種類似勸告又類似建言的說話態度有一種無力反抗的感覺。
 
漾學長挑出了一本書給我,上面都是基礎的術法,還有畫一些稀少的線。
 
「這是我去年用的,裡面是學長他們幫我畫的重點,你可以參考。」
 
「可是這些線好少……期末考真的只要看這些就好了嗎?」我接過書翻了翻,覺得那些線少得誇張。
 
「基本的術法就是那幾種,只要把原理記熟就可以了。至於實際演練科目,平常跟我出任務的時候用上的,就足夠了。」
 
──漾學長是救星啊!
 
正當我感動到無以復加地看著那些少少的線(要知道,每一本基礎術法書都厚得跟什麼鬼一樣,要從頭到尾看完真的會死),旁邊的空沙發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好幾個黑袍在喝茶。
 
……這就是漾學長說的,如果你看得見他們移動,那他們就不是黑袍了。
 
我有點汗。
 
「漾漾小朋友,你們在準備期末考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