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道祖師/忘羨] 鬼道金丹速成法02

歸家第二

 

魏無羨近日一反常態,每日午時與藍忘機用過飯後,就把自己關進藏書閣,手邊一漯宣紙,一支墨筆,塗塗寫寫,細思沈吟,若非他身穿黑衣、束髮也隨性,簡直就像一名認真苦讀的藍氏子弟。

 

連藍啟仁聽說了,也不免意外,但反正不惹出什麼妖蛾子,他也省得過問,免得頭痛。

 

就算惹出了什麼,也有得意門生鎮著,不管了不管了。

 

他還是別知道比較好,魏無羨可是打著跟他得意門生雙修的主意。

 

 

雙修法門自古就有,但在修仙家族之間一直被歸類在某種邪門歪道,如同鬼道,為人所不齒。

 

理由無他:因雙修需有二人,其中需要各種天時地利法寶靈物姑且不論,更僅有修為低者能自雙修中得益,並不是如同話本小說裡的傳言那般有用。因此目前南北各家族中,並無以雙修為主要法門的修仙世家。

 

不過這一切都不會難倒人稱夷陵老祖的鬼道第一人。

 

當初在亂葬崗,他手無寸鐵,只憑共情與言語,便發展出驅鬼御屍之法,後來在夷陵落腳,更是大量發展法寶無數,雖然明面上並不多加宣傳,但修仙世家無不偷偷仿造他的技術造物,並且在夜獵除祟中大量應用。

 

雖然換了身軀,魏無羨的腦子可沒有被換掉。他尋得的「南宗陰陽護丹訣」,其實並不是雙修之法,而是曾有定居於南海的修仙宗派發展,由不同靈脈屬性的修仙者,利用兩種屬性相反的功體,溫養金丹、或是快速修復受損經脈的辦法。

 

有了這部功法為基礎,他自可以依據他與藍湛的功體特性,創造適合他們雙修養成金丹的辦法。

 

至於雙修需要的各種靈丹妙藥嘛…

 

魏無羨略為點算了一下手邊的圖紙數量,這些改良法寶,只要其中一項大賣,賺得的銀兩都足以在姑蘇成立一個新的修仙世家了。

 

他想了想,捲起那疊宣紙,去尋找藍思追了。

 

 

 

 

雲夢蓮花塢,是日,午後空氣悶熱,多雲無雨,讓人心煩。

 

江晚吟接到姑蘇藍氏家主的拜帖時,隨手就丟在書案上。懶得看。一想到姓藍的就浮現藍忘機那張披麻戴孝的面無表情臉。

 

拐走魏嬰的那個混蛋,不管再怎麼面無表情,他總覺得能從那個眼神看出對自己的不快和鄙視的意思來。

 

死給。

 

雲夢觀音廟一戰結束後已過半年,不時聽聞夷陵老祖又在哪裡劃地為王興風作浪的消息,或是含光君又幫助哪個仙門世家解決當地的妖鬼作祟,傳聞中都夾帶著另一個人相隨的影子,江澄聽了就煩。

 

放閃個鬼。

 

他偶爾對著蓮花塢他書房外頭的池塘發楞,心中第一百遍跑過『再養一窩狗吧』的念頭,最後也沒付諸實踐。

 

人犯賤就是這樣。

 

魏嬰那把隨便,最後也收在書房的架子上,拿一堆不重要的公文蓋住了。

 

相見不如不見,如那把劍的主人。

 

不見難免想念,如犯賤的自己。

 

「宗主,」江家護衛甲弱弱地說,「藍宗主在正廳等候。」

 

「……知道了。」江澄心情複雜地起身,拂袖而去。

 

 

 

偏廳中,紅繩束髮的俊逸青年清朗笑著,正與藍曦臣說話。

 

「多謝了藍大哥,讓你專程送我來雲夢。」

 

「不過舉手之勞。」藍曦臣給他一個微笑,但俊美的面容上仍帶著掩藏不住的淺淺失落。

 

這是觀音廟一戰結束後他首次來到雲夢,藍忘機藉口請他護送魏無羨到蓮花塢,多少也有希望他能看開釋懷的意思在。

 

他不是不懂,只是放不下。

 

就像眼前含怒而來的江晚吟一樣。

 

「不知姑蘇藍氏宗主遠道而來所為何事?」江澄看了

 

藍曦臣看著他,微微一笑,沒有開口,魏無羨笑嘻嘻地從藍曦臣身後閃出來。

 

「我來取回隨便。」

 

「憑什麼?」江澄譏嘲,「就憑你現在的實力,用得了隨便,你亂葬崗乾脆一把火燒了。」

 

「燒不得喔,亂葬崗現在改名夷陵忘羨園,溫寧和藍願那小子把那裡改成古蹟觀光區,還開闢了一片觀光農場,農作收成可以賣,平時開放參觀古戰場。從上個月開始營業,最受觀光客歡迎的景點是伏魔洞,開放期間每日來客量可達數百人。」魏無羨面不改色的說。

 

「喔,夷陵還開了一間『夷陵地寶閣』,對外販售夷陵老祖各種法寶,從鬼笛陳情的複製品到夷陵老祖除祟符無所不賣。喔、明星商品是最新改良版風邪盤,僅有手掌大小,方便掛在胸前,四種指針,使用時無須輸入靈力,分別可提示『妖、鬼、魔、怪』的邪祟種類和方位,還能根據測得的邪氣強度指示除祟難度,物美價廉,不只修仙世家人手一盤,連一般沒有靈力的獵戶、漁夫,上山下海都喜歡戴上一個以備不時之需,平均每天都能賣上數百盤。」

 

魏無羨神采飛揚地說道,又從懷中掏出一個小巧又華麗的風邪盤,塞進江澄手裡,「這是限量版,用檀木為底,純銀指針,底部繪有避邪符篆,附夷陵老祖本人簽名。開賣第一天就被搶光,目前有價無市。」

 

「……」江澄狠狠瞪了他一眼,還是收下了。

 

「我見過門下弟子用這個。但是…展店販賣是誰的主意?」藍曦臣聽得目瞪口呆,不得不拜服這種大逆轉。

 

「我讀過不止一本商場縱橫術,作者是江氏先祖江雪嚴,藍大哥,別忘了江氏可是掌握雲夢水運和漁業經營的家族,祖上是一介遊俠,靠白手起家成為紅頂商人的成功案例。至於捉妖除祟,這可沒有什麼營利空間,以營收的比重來說,只能說是雲夢江氏的附屬事業。」魏無羨笑著解釋,親暱地一掌搭上藍曦臣的肩膀:「如果姑蘇藍氏需要經營資產的建議,可以找我一談。」

 

「雲夢江氏的實力,果然不容小覷。」藍曦臣笑嘆,意味深長地看了江澄一眼,也是,當年家變之後,眼前這位年少的宗主也是一間扛起破落的家業,重新建立起雲夢江氏的版圖,原來是血緣裡就有經商的才能啊。

 

江澄被他的眼神看得背脊發涼,隨即又挺起胸膛,轉身往書房走去。

 

魏無羨對藍曦臣眨眨眼,連忙跟上去。

 

江家家僕替藍曦臣上了清茶,這位家主坐在一旁的扶手椅上,突然開始認真盤算要不要請『弟媳』來規劃規劃他姑蘇藍氏的資產。

 

要知道家主不好當,家族幾百口人每天要吃飯、冬夏要添衣,雖然家族有山有地,多數時間可以自給自足,但與其思考節流,不如開源。他覺得他開啟了經營家族的新視野。

 

 

另一邊,江澄頭也不回地走進書房,還用力甩上門,差點把尾隨的魏無羨給夾了。

 

「唉,你的火氣還是這麼大。」魏無羨敏捷閃過,靠在關閉的木門上,環視這間家主使用的書房。

 

公文卷宗堆在兩邊書架上和桌上,亂糟糟的。

 

「誰准你進來?」江澄罵道。

 

「從小到大我進來幾百次了,何時需要人允許?」魏無羨無所謂地說,在書架一角看見被雜物掩埋的隨便的劍柄,一把抽出。

 

「唉,好歹也是名劍一把,你不掛起來瞻仰,至少也放兵器庫吧。還是……」他笑著轉過身,看著抱臂而立的江澄,輕聲道:「睹物思人,想到就生氣?」

 

「你很清楚嘛。」江澄白了他一眼。

 

兩人對視半晌,魏無羨打破沈默,「這裡沒有別人,你不需要在別人面前擺出一副仇大苦深的樣子。」

 

「我本來就看你不順眼,你是第一天知道嗎?」江澄挑眉。

 

是沒錯啦,你爹比較喜歡我這個義子,我武功比你高,腦子比你聰明,現在還有老婆而你不過就是單身狗,你應該要看我不順眼。

 

魏無羨是這麼想的,但竟然沒說出口。

 

他不想要再翻舊帳了。

 

眼前這個兄弟,已經將自己陷落在回憶和仇恨的羅網中,太多年過去。

 

魏無羨偏了偏頭,從袖袋中取出一本薄薄的線裝書冊,走過去按在江澄的胸口,「雖然我不看,但你會需要,『執著是苦』。」

 

江澄拿起書冊一看封面,竟是一本『般若波羅密心經』,怒火中燒,正要一把撕了,卻又因為魏無羨說的話而停手。

 

魏無羨說的是,「這本是夷陵地寶閣的帳冊。」

 

「你給我做什麼?」江澄狐疑地翻閱,先是為帳冊上的數字驚訝地多看兩眼,又注意到紙上工整的字跡並非出自魏無羨的張狂恣意,而是端莊守禮的藍氏家風。

 

「你讓藍家人給你做生意?」他挑眉,「那群保守不食人間煙火的仙門世家,怎麼可能懂得這些商業門道。」

 

「嚴格來說不是藍家,而是你最討厭的溫家,雖然也只剩一人一走屍了。我是說,思追。」魏無羨懶洋洋地靠在書櫃旁,懷裡抱著隨便,側過臉望向書房外的蓮花池,說:「我打算離開一陣子。夷陵那批產業的經營,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到別人可以託付。」

 

「去哪裡?」江澄放下那本偽裝成佛經的帳冊,走到窗戶旁擋住他的視線,低頭瞪著他的臉上,表情陰沈而複雜難解,但眼神卻透露著關心和介意。

 

混合了所有他對於魏無羨的親情、友情和恨意,感謝、虧欠和失望。

 

如果不出言譏諷和痛罵,江澄對魏無羨,現在就只能是這樣的態度。

 

「你跟藍二,不是已經想去哪裡就去哪裡了嗎?」

 

魏無羨彷彿第一次發現自己必須仰起臉才能對上江澄的視線,他直視著江澄身上驕傲的紫衣,喃喃說道:「可惡,我才是師兄呢。」

 

江澄冷哼,看著比自己略矮的青年,緊抿的嘴角洩出一絲得色:「誰讓你死了。」

 

「在身高上贏我你也爽快?唉。」魏無羨無奈地笑,「如果可以我希望能發展一種咒術,可以讓魂魄先看看誰要獻舍給你,然後再決定要不要接受。話說回來,要是當初對我獻舍的是一個女孩,麻煩才大呢。」

 

說到這裡他又樂了,「藍湛如果見到的是個女孩,還把我拖回雲深不知處,他的清譽立刻全毀啊。真想看到強搶民女的含光君呢,哈哈!」

 

「你就不怕到時候他立刻抓你拜堂成親?老子還要出嫁妝!?」江澄恨鐵不成鋼地罵道。

 

「對耶,隨便賴我一個雲夢江氏女修,宗主師妹之類的關係,就可以跟江氏要求嫁妝了。」魏無羨想了想,覺得以藍湛的行動力和執著程度,可能會真的變成這種結局,真是令他毛骨悚然。

 

「算了,你還是讓藍湛入贅吧,雲夢比較缺人。」魏無羨右手扶額。

 

「才不,你們閃死了。整天膩歪,看了眼睛痛!」江澄擺手。

 

「你承認啦?」魏無羨嘻嘻笑。

 

「哼,死給。」江澄掩面。

 

「總之,你就每隔些時日,過去我地寶閣查帳吧,三成利潤給蓮花塢。沒有個精明點的管理,我擔心溫寧和思追把自己都賣了。」魏無羨垂下眼簾,說:「我跟藍湛要往南海去,不確定幾年回來。」

 

「去做什麼?」

 

「修練啊,這具天資不佳的身體要練出金丹,沒有十年甚至更久,大概不能成事。」魏無羨黯然了一會兒,又抬起頭俊朗一笑:「所以我需要各種千年雪蓮百年靈芝十年靈藥,最重要的是好酒啊~~~」

 

江澄終於聽懂了,這個混蛋要他幫忙經營生意,賺的利潤還要讓他拿去採購靈藥幫助修行。

 

「……得寸進尺!滾!」

 

在江澄的罵聲中,魏無羨已經帶著隨便走出書房,十分灑脫地擺手,「這產業就歸你了,不必謝我。」

 

「魏嬰你這混蛋!」

 

前夷陵老祖準備開溜,忽然被抓住手臂,他訝異回頭。

 

「你生是欠我江家人,死也是我江家鬼,不要搞錯了,不管幾年,死了也給老子記得回來!」江澄轉開視線,惡狠狠說道。

 

魏無羨張了張嘴,總覺得嘈點很多,但最終只笑著搥了他胸口一拳:「口是心非的傻師弟!」

 

「快滾去修練,煉丹還是吃藥都好,把你的金丹給老子修回來。沒修回來就不要回來!」

 

「是是是,我會努力。唉。」

 

藍曦臣在正廳裡坐著,直到江家的僕人給他添到第四杯雨前龍井,才聽到前雲夢雙傑一前一後的笑罵聲。

 

魏無羨抱著隨便走了回來,笑意明朗:「事情辦完了,有勞大哥久候,我們走吧。」

 

「嗯,是耽擱了,忘機應該在等我們了。」藍曦臣與魏無羨走出蓮花塢,御劍而去。

 

江澄在兩人離開後,默默走出來,望著天空逐漸變小的人影,輕聲嘆氣。

 

當他聽聞魏無羨打算重修金丹,心中是一陣狂喜。

 

修練吧,等到你修成金丹,那過去的恩怨,心中的痛悔,就終於能夠結束,而雲夢雙傑也能重新開始。

 

或許吧。

 

他招來客卿,吩咐讓人採購有助修練的貴重草藥,回書房研究魏無羨帶來的帳冊去了。

 

 

另一方面,藍曦臣帶著弟妹御劍乘風往姑蘇飛去,兩人的衣襟都被秋風吹亂,他忍不住回頭問道:「原來江宗主也很會做生意嗎?」

 

魏無羨聞言笑道,「是呀,就如同姑蘇藍氏的門生從小熟讀規訓石上家規三千條,呃、現在四千一百二十八條,江澄跟我從小就跟江叔叔學經商之道。特別是江澄,給他一點資本和一點人,他能生出另一個修仙世家來。」

 

「原來如此,那我能找時間討教討教嗎?雲深不知處雖然歷史悠久,但家主仍是要處理各種門下資產的事務,有時候真難決定呢。」

 

看著藍曦臣有些煩惱的神情,魏無羨心中一動,鼓吹道:「大哥若無事,自可上蓮花塢去找江澄討論,論管理門下產業,這點連我都比不上,簡直術業有專攻。」

 

藍曦臣彷彿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滿意地點點頭,然後加快了御劍的速度,趕在天黑前回到雲深不知處。

 

 

TBC

曦澄
忘羨
藍忘機
魏無羨
魔道祖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