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元守一

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21579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魔道祖師/忘羨] 鬼道金丹速成法01

愁緒第一

 

是夜,魏無羨忽然醒來,映入眼簾的是最近逐漸習慣的男人胸膛,白色裡衣領口微敞,他的手掌恰巧搭在男人胸口不甚平坦的皮膚上。

 

手指滑過那片殘酷的烙印痕跡,心中不禁柔軟下來。

 

隨著彼此知心,藍湛慣常一板一眼的睡姿,甚至配合他調整為側躺相擁而眠的姿勢,只為了能夠擁他入懷,讓他隨時能夠聽見無法說謊的心跳聲。

 

那份真摯,是這個表情永遠嚴肅的戀人,只對他表露的心意。

 

魏無羨微微一笑,雙手撐在床板,盡量在不驚動藍湛的情況下起身。

 

一腳才剛落地,感覺手腕一緊,他回眸溫聲開口:「怎麼?」

 

藍忘機握著他的手腕,雙眼看似清明,說道:「不要離開我。」

 

魏無羨當下就覺得藍湛沒有睡醒,他笑著俯身輕吻了男人的唇,「要我離開你?作夢呢。我只是渴了。」

 

於是藍忘機放開了手,魏無羨攏了攏散亂的裡衣,走出用來分隔內外室的屏風,也不點燈,摸到靜室茶几,逕自倒了杯涼茶仰頭飲盡,忽然睡意全消。

 

重歸於世之後,他很少有機會思考未來。

 

一方面是兵荒馬亂於各家事務,另一方面,他從來秉持著及時行樂的精神,日子愉快能過便過,並沒有想像過自己會長命百歲、與人偕老的未來。

 

但是,每次見到藍湛身上的烙痕、鞭痕,感到陣陣心痛之餘,也覺得若是辜負了他,自己應該比薛洋還惡劣吧。

 

凡人陽壽不過百年,築基者壽三百,金丹者壽五百,而以藍湛的修為,此生必能達結嬰甚至化神,壽命可達千年。

 

要陪他長長久久,自己恐怕得費心將這個身體好好修練不可。

 

他不願意看見藍湛被獨留於塵世的模樣。

 

就算只是想像,也覺得難過。

 

一次,已經太多了。

 

想到這裡,他盯著手中的茶杯發起楞來。

 

莫玄羽的根骨不差,跟前世的自己一樣屬火靈根,但修練太晚,在蘭陵金氏的修行又多有雜念,到了二十三歲,不過練氣七層而已。獻舍重生之後,他花了點功夫練到築基初期,然後境界便遲遲無法突破。

 

正道走不通,需另尋他法,無非就是上山下海找各種奇花異草仙丹妙藥改善體質,再來就是重修鬼道,挾鬼道修為突破瓶頸,不過這個法子藍湛恐怕不喜,或者…找藍湛雙修?

 

雙修啊…

 

一雙溫暖的大手從後面環住他的肩膀,低聲問:「在想什麼,這麼入神?」

 

「藍湛,」魏無羨仰起頭,將自己的重量靠在藍忘機懷裡,聽著穩定的心搏,笑問:「怎麼醒來啦?」

 

「你起身時就醒了。」男人問,「煩惱何事?」

 

「嗯……雙修。」魏無羨回頭看他,認真的說。

 

「天天?」藍忘機以為這是某種暗示,表情雖然沒有變,但行動上倒是非常樂意逼近魏嬰。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雖然我也喜歡天天,呃、藍湛!」

 

藍忘機聽到喜歡二字就自動補完了後續許多部分,將戀人打橫抱起就往內室床榻走,魏無羨鬧了半晌終究還是從了。

 

靜室內,清晨貪歡不止。

 

隔日卯時藍忘機照例前去處理門內事務,魏無羨則照例睡到巳時,然後把自己埋進姑蘇藍氏藏書閣,找書去也。

 

「唔,真沒想到,姑蘇藍氏這種超級正派的修道世家,也收藏了這麼多離奇的文本啊。」

 

陽光照不進來的禁書庫內,魏無羨翻著一本陳舊的線裝書冊,兀自沈吟,眉頭微微扭曲,表情似笑非笑。

 

「應與多種不同功體者合修……這怎麼行,藍二哥哥可是屬冰靈根呢。」魏無羨頭也不回地把手中的書冊扔在身後的桌上,桌面已堆滿了翻過的書山,看似搖搖欲墜。他繼續從架上抽出下一本。

 

「男女陰陽調和者,其效絕佳……派不上用場啊。」把這本也往後一扔,翻開下一本。

 

「功體性屬陰者,尋純陽之體,功效倍增……誰說修鬼道的就是功體屬陰?胡扯。」再扔。

 

此時,禁書庫的木門被推開,藍忘機走進來尋人。過了午飯時間也沒見到人,才聽到負責巡視藏書閣的弟子說起夷陵老祖大人今天早上一反常態,不去後山不爬樹胡鬧,反而鑽藏書閣了,至今也未出。

 

「魏嬰?這些書?」他走到魏無羨身邊,就著他的手看了兩行翻開的書頁,不禁一愣。

 

「無稽。」藍忘機皺眉。

 

「唉,藍二哥哥,你也來幫幫我吧。」魏無羨把手裡的書往桌上一摔,轉身撲抱藍忘機,抱怨道:「我是認真的在想辦法提高這個身體的修為的,正道修不起,鬼道你不喜歡,只好試試看雙修了!」

 

藍忘機聞言,目光柔軟了幾分,緩緩撫摸著魏無羨的後頸,「耐心修練,總有一天可以結丹的。」

 

魏無羨不滿意:「若是還要五十年才結丹,你早就已經修到度劫化神了吧?這我可追不上。莫玄羽這身體,築基得太晚,必須另尋他法。」

 

「我並不…..」

 

藍忘機還想勸他,被一根白皙手指點上嘴唇,魏無羨注視著他,微微一笑,「我想要一直與你並肩而行,更重要的是,我不想讓你看著我,離開人世。」

 

魏無羨捧起他的臉,低聲坦承:「我啊,在重生之前,一直覺得,人生得歡須盡歡,快意恩仇,行事不悔。在送出金丹、墮入亂葬崗之後,早已斷了長命百歲安享天年的念想,一朝踏上鬼道,就心知此生必是不得好死。」

 

藍忘機眼睛一紅,抱住他的腰的一雙手臂猛然收緊,幾乎到了感覺疼痛的用力。

 

魏無羨輕笑,「不必難過,那是手刃仇人的代價。我沒有付不起,也不是捨不得……身為魏嬰的一生。我……」

 

「我捨不得。」藍忘機難得打斷他說話,一臉不贊同的表情。

 

「現在我也捨不得了,捨不得我的藍二哥哥。」魏無羨撫摸著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那雙淺色琉璃般的眼睛漫起激動的神色,誰說看不出含光君的情緒呢?

 

令人心疼的藍湛呀。

 

魏無羨靠近他耳邊,用充滿誘惑的音色訴說:「所以,修為高深的含光君、藍二哥哥,用你的功體來填滿我,助我早日結丹吧?」

 

藍忘機從來禁不住魏嬰這樣撩他,把人抓起來,用力吻住,直吻得魏無羨淚光氾濫氣喘不止。

 

「你同意了?」魏無羨狡猾地看著他,從凌亂的桌上抽出一本深色封皮的薄冊,書皮上斑駁地寫著『南宗陰陽護丹訣』四個字。

 

「……我會陪你。」藍忘機摸摸他的頭,算是首肯了。

 

「那麼含光君,我們來雙修吧。」魏無羨垂下眼簾,嘴角勾起魅惑的弧度,伸出手指探向藍忘機的後腦,摸到抹額的打結處,輕輕一拉。

 

 

藍忘機眼神一暗,輕聲提醒:「這裡是藏書閣。」還是在禁書室。

 

魏無羨笑著逗他:「藏書閣可是含光君作夢也想上我的地方呀。」雖說如此,為了避免藍啟仁或是哪個藍家前輩靠近,他還是在禁書世的木門外,貼了一張他最近創作的『障目符』。

 

效果是誰看見這符籙,都以為這裡是一面普通的紅磚牆,下意識忽略過去。

 

貼好符籙,才關上門,藍忘機就將他按在門板上親吻,扯鬆了他的腰帶,一手探入魏無羨深色裡衣之中。

 

「藍二哥哥,何必這麼急、嗯……」俊美青年仰起臉承受侵略意圖強烈的擁吻,帶著不甘示弱的意圖,愛撫藍忘機的後頸,兩人糾纏在一塊兒。

 

曦澄
忘羨
藍忘機
魏無羨
魔道祖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