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043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吞雪] 契機 再生3

契機‧再生
 
 
3
 
 
 
 
 
 
 
 
那雙清藍的眸中有廣闊深邃的大海,有無際連綿的山嶽。
 
劍雪無名睜著清澈的藍眸,那眼中透露的淡淡冷漠讓紅髮魔物感到陌生,但少年口中呼喚他名字的口吻又讓他感到熟悉。
 
吞佛站在白色的大床前低首俯視著少年,卻第一次感覺,少年的身上有了他算計不到的東西。
 
劍雪無名撐起身子,本來還有些倦倦的慵懶,在見到吞佛童子的臉之後神色一清。
 
他記起很多事情。
 
劍雪這個名字的由來、劍雪這個存在的終止,更早以前他與另一個魔糾纏不清的過往,以及他另外一個身分──鳩槃神子。
 
他已經不確定自己還是不是過往的邪族之魔胎,卻很肯定自己已不全然是那天真無邪的少年。
 
恢復紅潤色澤的櫻色唇瓣輕啟,吐出了冷淡的兩字。
 
「出去。」
 
紅髮魔物金眸微瞇,他有些訝異少年沒有衝動地問他什麼問題,但魔的適應力很強,他很快的轉念思及眼前的少年早已不是那個亡於他劍下的天真孩子,或許少年現在的反應才是正常的。
 
掃過那張神情冷淡的臉龐,紅髮魔物優雅勾唇,道:「女后有令,汝不得擅離火焰之城…吾會監視著汝,『劍雪』。」
 
「……不許叫吾的名字。」少年白皙的手指悄悄揪住了被角,垂眸的一瞬間咬住了紅唇,他強迫自己抬起形狀美好的下頷,高傲地盯著眼前的魔:「在火焰之城,吾便是鳩槃神子──魔將,你的規矩呢?」
 
吞佛的金色眸子透露出訝異,以及訝異之後的欣然,僅僅一瞬,很快地掩藏在低垂的眼睫之下。
 
「那麼,」紅髮的魔揖身,出手捧住劍雪放在身側的手,輕輕落下一吻:「神子殿下,請您更衣。」
 
直到吞佛優雅的步伐消失在關上的房間門後,坐在床上的少年才輕輕吐了一口氣。他看了看床畔放置的衣物鞋履,青綠與白的絲綢層疊,竟是鳩槃神子成年禮時候的正式邪族衣裝。
 
「九禍,妳究竟想做什麼呢?」拿起雪白裡衣,少年垂下眼眸輕輕低喃。
 
 
紅髮魔物佇立門外,他面無表情的慘白臉色底下,是對於劍雪無名驚人轉變的興味。
 
天真無邪的人類少年劍雪無名,和歸屬於魔閻一族高貴血統的鳩槃神子,相互融合之後,竟是如此可愛又高傲的存在,彷彿雪山裡透徹至清的水,潔淨又冰寒。
 
過去他與鳩槃神子並沒有多少的接觸。出身魔閻一族的吞佛童子晉升魔將進駐火焰之城的時候,距離玄宗一戰結束已經沒有剩多少時間,而鳩槃神子便是在那段時間離開魔界的。
 
他並不清楚鳩槃神子是怎麼樣性格的人,他只是奉命追著那冰寒的氣息,一路到苦境,到無名雪山,然後見到了魔閻一族的朱厭劍。
 
他並沒有特別思考過身為魔的鳩槃為什麼要棄戰離開,而他所做的事情一秉完成任務的初衷,也就是,殺了鳩槃神子。
 
倒是屬於一劍封禪的回憶裡,有著許多張固執又惹人憐愛的少年面容。
 
無論如何,兼具聖氣與魔氣體質的美麗少年,現在就在火焰之城,在自己的面前,活生生的。
 
僅僅是這個想法,就讓紅髮魔將的心情好了起來。
 
 
 
片刻之後,高大的雕花木門開啟,少年踏著無聲的步伐走出,束高的髮絲飄過魔的肩膀,帶來一縷白梅幽香。
 
劍雪無名一身斜襟青綠衣杉,長至腳踝,上繡作工精細的雲紋,襟口露出一些素白的織錦,腰際纏以暗色綢緞,配有邪族紋飾,自然垂落,更顯出纖細的腰身與修長的身段。
 
少年束高長髮,一席如水墨綠自腦後垂落,形狀美好的臉部線條一覽無疑,纖細白皙的頸項落了幾許髮絲,更顯清豔絕決。
 
劍雪無名與紅髮魔將擦身而過,在他面前三步停下來,背對他,冷冷說道:「如果……你仍將吾當作那個不懂事的少年,你將後悔自己看走眼。」
 
話畢,劍雪無名淡然回眸,兩人視線相交,但少年已經不再迴避他的眼神,表情更不復見猶豫神色,有的,只是屬於鳩槃神子的堅定與傲然。
 
「……請隨吾來。」紅髮的魔沒有回應他的挑釁,唇邊勾起一抹意義不明的微笑,「今日是朱皇回歸的日子。」
 
「朱武竟然回來了?」少年有些訝異,他跟著吞佛的步履,前往前殿。
 
 
 
 
走過冗長的迴廊,轉角處,那眾人中仍顯特別豔紅的偉岸身影忽地映入眼簾。
 
大殿上,火焰之城幾乎所有的魔將都到齊,分立的兩道中間,異度魔界之主擁住邪族女王,強勢吻落。
 
劍雪無名臉上浮起淡紅的氳彩。
 
銀鍠朱武很快注意到佇立在前殿的兩人,魔界戰神,以及鳩槃神子。
 
他放開了九禍,大步走向綠髮的華服少年,伸出雙掌按住少年細緻的肩膀。
後者注視著他,輕輕露出微笑。
 
「鳩槃神子,歡迎歸來!」
 
「久見了,朱武…不,現在應該稱你為…王。」
 
「你是除了狼叔之外,唯一不用以臣子身分自居的人。」朱武給他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說道:「慶典結束之後,我們不毛山道再喝一攤!」
 
「哈!」少年露出富有挑戰意味的眼神,眨了眨海色眼眸,低聲說:「沒喝掛的不許離開,一言為定?」
 
「當然!」
 
語畢,少年轉身邁入群魔之中,吞佛童子追上他的同時,也對剛才兩人表現出的熟識與默契感到一陣莫名的情緒。
 
「劍雪。」在擁擠的人群中吞佛握住了少年的手掌,縱然在濃稠的魔氣之中要分辨少年特有的清聖氣息是如此容易,但他還是握住了那潔白的肢體。
 
「吾要往不毛山道。」少年沒有回頭,但耳朵上殘留的淡色紅暈依然未褪。
 
「汝見到那樣的場面居然會臉紅?」吞佛惡質微笑,戳破少年趕著離開現場的真相。
 
「……吾‧要‧往‧不‧毛‧山‧道。」
 
少年加重了語氣也加快了步伐。紅髮魔將幾乎是大笑著任對方把他拖離現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