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3479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南宮慕?) 褒姒夢

那時,他們都還年輕。
 
 
 
 
 
 
 
 
【褒姒夢】
 
 
 
 
翳流覆滅在即,南宮神翳以一種悵然若失的口吻詢問認萍生:「為什麼?」
 
認萍生笑而不答,就如同每一次南宮神翳對他另眼看待的時候相同。
 
他們在十步之內遙遙相望,四周是屬於翳流疆界的蒼鬱樹林,但今夜已經化為火海。
 
十步的距離,看似不遠,時則不近。
 
認首座總是站在距離他十步遠的地方,眼神能夠清晰觀察到彼此、也是伸手碰不到彼此的界域。
 
十步。只要南宮神翳一個箭步就能觸碰到、只要認萍生高興,南宮神翳永遠靠近不了的距離。
 
艷紅如血的火光照映著認萍生的側臉,依然美麗得驚心動魄。
 
認萍生是殘酷的。也許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比殘毒的南宮教主要來得更加暴虐。
 
他知道南宮神翳在面對自己的時候不過是個凡人,可以為他傾城傾國,可以為他獻上任何生命和珍寶──只求認萍生回眸,只求認萍生給他一個真心的微笑。
 
他隻手屠宰翳流的教眾像是在跳著優美的舞蹈,而南宮神翳在最後,竟然連阻止他的力道也沒有。
 
『昏君』,
 
南宮神翳在火焰中注視著冷冷微笑的認萍生,腦海中浮現了這個詞彙,形容自己並不為過。
 
他覺得自己作了一個漫長的美夢,因為作夢而荒廢了所有現實世界屬於他的東西,等到省悟過來,一切早已成空。原來…原來認萍生是翳流的褒姒…
 
「萍生,我是如此愛你,為何……」
 
週遭的焰火延起,認萍生只是若無其事地站立其中,好像連灼人的熱度也沒有感覺到。
 
無情之人才是最殘酷。自古皆然。
 
而認萍生不只是感情,他似乎連感覺都不存在。
 
「你應該恨我,」認萍生打斷了他的話,淡然開口,彷彿說的是晨起天氣不錯的口吻:「認萍生確實是來毀滅你的,我是來毀滅翳流的人。」
 
南宮神翳,我不曾說謊騙你,你知道認萍生的殘酷與無情,卻仍然不顧一切地…愛他,這才是招致翳流毀滅的元兇啊!
 
「南宮神翳,你是個徹徹底底的昏君。」
 
認萍生淡如清水的口吻讓南宮神翳的心臟幾乎碎裂,南宮神翳狂了、瘋了,他把名為『背叛』的美麗攬在身邊,日日呵護,以為他得到的是古來未見的珍寶,但其實卻是一個巨大無情的背叛!
 
和焰火同色的長髮漸漸變白,撕心裂肺。
 
認萍生看著南宮神翳在一瞬間變老,幾不可察地,嘆了一口氣。
 
南宮神翳是他見過最傻的教主。
 
那麼,就葬在烈火中,作一個真正傻的壯烈教主吧。
 
 



古今如夢,何曾夢覺 ?

 
 
夢醒。
 
陽光。雨後清晨。
 
「慕阿呆你這混帳!」
 
「哎呀呀…朱痕好友,你別在宿醉的人耳邊這樣喊,雪上加霜麼?」
 
「偷喝我珍藏的酒還醉倒我家,天下間有這種賊嗎!」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