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043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秋紀現代) 中秋小賀文

 

他雖然有著高雅品味和生活情趣,卻對過節湊熱鬧團團圓圓半點沒有興趣。
好比說秋八月秋高人按了公寓的門鈴,對開門的俊俏男子說:「中秋快樂祝闔家團圓」並且把手上的月餅禮盒硬塞到男子的懷裡的當下,紀子焉的反應是皺眉。

「團圓?先生,你走錯地方了。」冷淡拋下這句話的紀子焉就要關門,秋八月眼明手快身更快,用一種
不是人類有的詭異速度和身法閃進了門內,並且順勢關了門鎖好。

包裝精美的餅盒落地。

連玄關都沒進,他已將藍眸男子按在牆上,雙手箝制著男子的雙手。

「你要做什麼?」紀子焉不可以忽略的認真神情中有股無力。

秋八月的語氣比他認真:「我想吻你。」

「..............」紀子焉握了握拳,想了幾秒:「可以,不過我要打你一拳。」

秋八月很小心地問他:「我記得你以前不喜歡見血。」

「以前是以前。」

最近他說這句話的頻率還真高。

可能因為秋八月太纏人了...............

「我不想接吻,」紀子焉說:「最近拔了智齒傷口會痛。」

「那應該可以做愛吧?」

「..............」對於直接而坦白的行為感到彆扭,正是秋高人制服他的真正原因。

紀小焉啊紀小焉,你什麼時候才會發現呢?
 









一夜狂風驟雨,隔日,颱風離島。
 

天氣可真好.........

紀子焉從棉被中伸出白皙的手臂,趴在軟枕上看著窗外明亮的陽光。他的雙腿仍然麻木著,不過並不是很在意,因為始作俑者也好不到哪去,滿背紅色的爪痕和咬痕,縮在被裡沉沉睡著。

紀子焉看著那人的睡臉,唇邊勾起一抹惡作劇的微笑,張口咬住那男人的左耳。

「嗯....」被打擾睡眠的偉岸男性發出低沉的喉音,動了動,似乎不太滿意有人干擾他的沉睡。正當紀子焉滿意地收回紅脣,厚實的一掌猝不及防地摟住他,將貓咪似的人兒揉進自己懷中,緊緊摟住。

「呃..........秋八月,別抱著,我要起來了....」紀子焉在男人的懷中掙動,半天看男人睡得死死的毫無反應,只好將臉湊近那人,正要叫喚,男人的眼猛然睜開!

懷中的人一驚,正要退卻,大掌卻已經附在他的腦後,男人稍微一低頭,雙唇已經貼合。

接吻的過程中秋八月是睜著眼睛的。

男人的眼中有著侵略過後的滿足,以及全然狡猾的意圖:「今天是中秋節,我要生日禮物。」

「............走開!昨天已經五次了!」
 
 
 
(the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