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2264

    累積人氣

  • 47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箏叉] 帝王100問--前25

 
 
南風(抓住正在準備走人的靈山冰小映):等一下,妳跟我一起來問。
 
冰映(擦汗):可是裡面有些問題…呃(南風拿出神祕信封袋塞給冰映),好吧,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呢。
 
南風(瞪):這才是妳的真心話。
 
冰映(乾笑):總之,我們在箏叉主要劇情結束之後,到某度假勝地找到了兩位主角,希望他們讓截至目前為止還不熟的讀者了解一下。
 
(此時傳來一陣箏音,南風府主和靈山冰映回頭去看。)
 
(開金光,開電扇吹)
帝釋:三千功名一脈弦,九天十地任指彈,一曲拂笑古今浪,孤芳不共聖賢單。
 
帝釋(瀟灑轉身):在下帝釋鳧徯天(手中變出各色海芋花一把)。
 
(冰映完全沒理會前面的自戀狂,低頭拆南風府主給的信封袋。南風只好自己拿起問卷。)
 
1
南風:請問兩位的姓名?
 
(配樂響起,打乾冰,俊美的白衣男子自薄霧中現身)
 
藥叉:受無量百千苦行,捨身命血肉骨髓,忘貪嗔權勢名利,證諸法菩提明心。
 
冰映(拉了一張椅子坐在南風旁邊,點頭):看,這才叫抓時機。不過府主,你會不會覺得藥叉念詩號的時候在瞪人呀?我感覺到殺氣……(發抖)
 
南風(笑):瞪人?沒有啊,只是瞪他(指帝釋)。
 
藥叉:劣者藥叉共王,俗名殷無極,化名乞丐煞星。
 
南風:我們都很清楚,好友你真客氣。
 
冰映(奉茶):兩位請坐。
 
南風(好奇):剛才冰映說你們去渡假了?為什麼沒有一起來?
 
藥叉:………。
 
帝釋(把手上的花束拿給藥叉):好友……
 
冰映(吃零食):吵架了吧……(被鳧徯天殺人視線瞪)
 
南風:人來了就好。好友你們可以不用坐這麼遠,我們準備了雙人沙發。
 
(鳧徯天已經坐好,微笑對十公尺外的藥叉招招手。)
 
藥叉(不甘不願坐下):請開始。
 
2
南風:已經開始了。兩位的年齡?
 
藥叉:大約200歲。吾自從修煉開始,外貌便無變化,記得那年約二十歲吧…只有頭髮變成白色。
 
帝釋:不可考。
 
冰映:我知道煉出元嬰大約約要一千年,鳧徯天你至少是他的五倍大。
 
帝釋(冷笑):年齡不會造成問題。
 
冰映:但是你的表現好像不是很妙?在『飛凡塵風華錄』裡,你一次只能15秒,在『餘燼無盡』裡,你還先用……
 
南風(死命捂住冰映的嘴):抱歉(汗)…這小子滿腦子都是同人文……
 
 
3
南風:請問你們的性別?呃,這不是廢話嗎?以前我跟藥叉洗澡的時候就確認過了,他是不折不扣的男孩。
 
藥叉:……
 
帝釋:吾可以證明。
 
冰映:那你呢?
 
帝釋(冷笑):不怕死者,吾亦可以證明。(亮箏弦)
 
冰映:那…那就自由心證吧(冷汗)…
 
 
4
南風:請問你的性格如何?
 
帝釋:為求所欲,不惜一切。
 
冰映:這我了解,但很多人批評你追求小叉的手段很惡劣耶…
 
帝釋(微笑):讓對方一輩子記住你也是一種辦法。
 
藥叉:忘貪嗔權勢名利,證諸法菩堤明心。
 
南風:小叉是佛門正統。
 
藥叉(微笑):剛剛南風好友給妳什麼?
 
冰映:尋雞冥書的內頁,還沒有排版。
 
藥叉(一滴汗):…書名是什麼意思?
 
南風(裝傻):就…就字面上的意思啊,哈哈哈…
 
冰映(點頭):意思是如果你哪天找不到君首,就把這些內頁貼出來,君首不但會馬上出現,還會把看過的人通通送入幽冥埋葬。
 
帝釋(冷笑):當年第一個看到這些內頁的人就是南風好友。
 
冰映(心想再講下去這些照片就不保了):這個問題先打住(笑),再聊下去就天黑了,南風下一題!
 
 
 
5
南風:對方的性格?
 
藥叉(忽然想起什麼,露出莫測高深的微笑):……野心家。
 
南風(拍拍藥叉的肩膀):好友,這題要問的是『你覺得』對方性格如何。
 
藥叉(仍然莫測高深):野心家。
 
冰映(手上拿著一包章魚乾吃ing):不合格的野心家。
 
帝釋(微笑把南風放在藥叉肩上的手拿開):清聖佛子。
 
南風(汗):我覺得你們都把問題模糊了…是『你覺得』對方性格如何,不要光是陳述事實!換成我跟冰映也會這樣回答啊@@
 
帝釋(笑意更深):美麗、強大、有才華的清聖佛子。
 
冰映(拍拍南風的肩膀):放棄吧,他們倆人打定主意不講的事情,沒人能讓他們吐出來。
 
 
6
南風:兩人是在什麼時候相遇的?在哪裡?
 
帝釋:天音寺,一百多年前。
 
藥叉:一百多年前,南風府邸。
 
南風(汗):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會不一樣?冰映,妳還吃?快解釋啦…
 
冰映(喝茶):南風,你還記得當時去看小叉參加天音寺的武術測驗嗎?
 
南風(恍然大悟):喔,我記得,藥叉那時才十三歲。然後鳧徯天跑來的時候正好跟小叉碰上面。
 
冰映(笑):小叉的意思是他那時候根本沒看到君首。
 
南風(冷汗):你們倆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我覺得氣氛好詭異。
 
(帝王兩人默默無語,藥叉閉眼,帝釋正在用十分討好的目光看著小叉,各種顏色的海竽花被插在後面的花瓶裏……)
 
 
7
南風:對對方的第一印象?

帝釋:小孩子,居然身負驚天的修為。
 
藥叉:自恃甚高。
 
南風(抱頭呻吟):…聽起來不像是後來會談戀愛的組合啊+_+
 
藥叉(微笑):本來…就不曾是。
 
冰映(好奇):南風,為什麼我覺得你好像很幸災樂禍?
 
南風(嚴肅認真貌):咳…他們年紀差那麼多,而且小叉是我看著長大的,自然有做父親的關懷!
 
冰映(同情):哎…我知道為什麼當年你會被某人視為眼中釘了。
 
帝釋(微笑對號入座):吾不可能開口喊誰『岳父』。若有此人,早就死了。
 
南風:………



8
南風:喜歡對方哪一點?

藥叉(毫不猶豫):沒有。
 
帝釋(微笑):好友只是害羞。
 
冰映:我開始懷疑你是不是對小叉做了什麼不可告人的卑鄙事……
 
南風:快回答問題!
 
帝釋:真要說的話,全部。
 
冰映:隨機說出一點?
 
帝釋:妳拿出2000字H來交換?
 
冰映:好!!
 
帝釋:純淨的性格很令人憐愛啊,沒有雜質,還有那雙湖水綠的眼睛,在怒極的時候會像成熟的石榴果肉一樣變成紅色,每次看到那樣的紅,我就有種慾望被挑起來的感覺……
 
藥叉(眼睛變成紅色,抓住正在陶醉滔滔不絕的某人的衣領):停!
 
南風:再說下去不但不只一點,還要加註18禁了…好友,別讓我們難採訪啦= =
 
冰映:哎…小叉,我明白你的辛苦。不過還是變一點給我交差如何?剛才那2000字H我寫成叉筝怎麼樣?
 
帝釋:妳!
 
冰映:我剛才又沒答應你要寫哪個配對(喝茶)。
 
藥叉:…叉筝就不必了,我沒辦法對這人做出這種事。真要說,他很固執吧。(微笑)
 
冰映(瞪大眼):你喜歡他固執?
 
南風:…反正是妳硬要他找一點來說的。冰映,打個商量,那篇寫南風叉?
 
冰映:府主…你不是保父而已?(看到鳧徯天臉色陰暗在玩箏弦)……呃,君子一言九鼎,那篇2000字算我欠著吧。
 
 

9
南風:討厭對方哪一點?

帝釋:無。除了他交遊廣闊之外。
 
藥叉:無所不討厭。
 
冰映:有人怕綠帽……
 
帝釋(冷笑):記得有人說過,屬於我的東西,一向不許別人分著用。

 
 

10
南風:覺得自己與對方相性好嗎?

帝釋:孤芳不共聖賢單。
 
藥叉(冷酷):他一廂情願。與吾相性好者,怎會危害吾所重視之人。

南風:……唉。冤孽的相性真的會好嗎+_+
 
 
 
 
 
 
 
 
南風(回過神來):拜那個忙到昏頭的作者之賜,我們做問卷做到聖誕夜了還沒完。
 
藥叉:怎麼少了一個人?
 
帝釋(喝茶):我趕她回去寫H文了。
 
(現場靜默三秒。。。)
 
冰映(聲音先到):冤枉啊啊啊~~~~~~~~~~~~~~~~~~~~~~~
 
南風:看妳還敢不敢偷跑。(奸笑)
 
冰映:也不是我想,可是進度落後到天怒人怨了(淚)……
 
帝釋:之前答應的東西呢?不拿出來休想我繼續妳這無聊問卷。
 
冰映(完全忘了):呃……君首,其實你該換個角度想想…
 
南風:是啊,難得藥叉好友肯合作回答這類問題,好友你該珍惜呀。
 
冰映(笑):今天只做五題。然後大家去參加清白湖的聖誕PARTY吧。
 
 

11
南風:怎麽稱呼對方?

帝釋:好友,藥叉,藥叉共王,好友殷無極。
 
南風:這麼多?怎麼區分呀?
 
冰映:那才不是重點。重點是『好友』這個用法根本就是障眼法。
 
帝釋(喝茶):在別人面前提到藥叉,我會說『好友殷無極』,組織開會和沙盤推演的時候說『藥叉共王』,親愛的心情差的時候為了試探會說『好友』,大部分的情況就直接叫『藥叉』。不過私底下不這麼稱呼,因為他的好友們也是叫他藥叉,沒有專屬於吾的感覺。
 
南風:哇咧…
 
冰映:嗯,君首你還漏算了一個,『親愛的』。
 
(冰映忽然被飛過來的不明物品打中)
 
藥叉:此地無銀三百兩。
 
南風:那你呢?
 
藥叉(笑):魔劫16,我叫過他「君首」。
 
冰映:好痛…為什麼我會被金剛經打到Q_Q記得後來你被他煩死了,在花月家的中庭叫了他一聲「好友」…
 
藥叉:不記得此事。
 


12
南風:您希望怎樣被對方稱呼?
 
藥叉(忽然不自然的挪動身體):……與眾人一樣便可。
 
帝釋(做了一個收回魔掌的動作):我喜歡他深情注視喚我『帝釋』。
 
南風(斜視):那是冰映自己在作夢的幻想吧。
 
帝釋:她不可能違背吾的本意與本性。
 
南風(笑):還有,提醒好友你,這裡有錄影跟錄音,你剛才做什麼我們都會看到。
 
帝釋(笑意更深):就是做給你看的。
 
 
 

13
南風:覺得對方是什麼動物?

帝釋(笑):白色貓科動物。捲成一團睡覺的時候軟綿綿的很可愛,早上起不來這點也很可愛。
 
藥叉:黑王蛇。
 
南風:什麼意思?
 
藥叉(微笑):看起來很兇但是不咬人。
 
冰映:這種蛇適合養在家裡嗎?
 
藥叉:唉唉呀……
 
南風(暈眩):我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14
 
南風:今天是聖誕夜。如果要送聖誕禮物給對方,會送什麽?

藥叉:佛經的精裝本。
 
帝釋(心情大好):…那不是好友真正的想法,我收過別的東西。
 
冰映:喔?小叉送你什麼?尋跡冥書嗎?
 
藥叉(臉色僵硬):絕無可能。
 
帝釋(摸上小叉肩膀):你送過我親手鍛造的短劍,護身用的。
 
南風:這是真的嗎……我不敢相信,小叉,你都沒有對我……
 
藥叉(懊惱):好友,你是樂師。而且當時我沒想到他這麼強,算是年少輕狂的錯誤吧…
 
冰映:君首呢?
 
帝釋:送上吾。
 
冰映(默默拿起嘔吐袋):…………
 
 
 

15
南風:那麽您自己想要什麽禮物?

帝釋:好友自己送上門來。
 
冰映:全世界都知道你想要什麼。
 
帝釋:那麼今天是聖誕節,實現吾的願望吧。
 
冰映:之後還有機會。
 
藥叉(驚):什麼機會?
 
冰映:………以後你就會明白。但那不是我害的呀+_+
 
帝釋(滿意微笑)。藥叉死瞪著他。
 
南風:好友你想要什麼?
 
藥叉(不安):…那個機會永遠不要到來。
 
冰映:有沒有別的想要的東西?
 
藥叉(想了想,忽然莫名笑起來):有。妳忙到沒空萌箏叉。『好友』,你說是嗎…?
 
帝釋(靠近小叉):好友真令吾為難啊……
 
南風:停停停!!冰映,今天問到這邊,聖誕夜妳還打擾情侶,會遭天譴!
 
(南風把攝影機錄音機都關掉,把閒雜人等通通拖走。)
 
(鎖門。半小時後房子裡傳來不明聲響……)
 
南風:不要偷聽!!
 
 
 
 
 
 
 
 
 
 
南風(翻問題本):唉…今天幾號?我在想等我問完這本我兩個兒子都要生小孩了…
 
冰映:戊子年一月十二日,星期五。咳…府主,請問無痕與菊殘,誰要生小孩?
 
南風:當然兩個都要生我家香火才會旺盛啊…等等、妳莫不是套我的話想寫男男生子!不可啊~~~~~~~
 
冰映:我對那兩個未成年沒興趣,對生子文也沒興趣……啊、他們來了,繼續做問卷吧。
 
(帝釋鳧徯天、藥叉共王出現在客廳,雖然時節是冬天,不過某隻雞滿面紅光,彷彿春天乍到,桃花梅花亂飛。)
 

16
南風:對對方有哪裏不滿嗎?是什麽事情?

帝釋(微笑):在聖誕節前夜本來因為親愛的不肯理我,略有不滿。現在沒了。
 
藥叉:有。太多疑、容易吃醋、黏人。
 
冰映(汗):聽起來是傳說中的小媳婦病…
 
藥叉:但是做法是惡棍版的。
 
南風:什麼意思?
 
帝釋:就是快刀斬桃花,不留餘地、不擇手段。
 
藥叉:斬完桃花之後還要回來找我興師問罪,更麻煩的是提著疑似牆頭碎片的東西來找我……
 
冰映:啊…就是之前的餍修羅?哎,小叉你好辛苦……
 

17
南風:你的毛病是?

帝釋:一旦鎖定了目標就會堅持得手。
 
南風(小聲):我倒覺得是太愛小叉,以致於決策失誤。
 
冰映:是啊,害我常常覺得他花太多時間去砍桃花,都沒有去開疆闢土…
 
藥叉:心軟。
 
南風(汗):好友只對特定人士心軟吧…以前你也算是當斷則斷的人,怎麼後來被某人影響,唉唉……
 
帝釋(微笑拿出箏弦):特定人士是何人?
 
冰映(冷顫):…說了你打算如何?
 
帝釋:妳說呢?(玩箏弦)
 
南風:那你自殺,目的便達成。
 
帝釋(恍然大悟):喔……
 

18
南風:對方的毛病是?

帝釋:好友太心軟。以致於總是贏不了我。
 
藥叉(不悅):……很煩人。其餘同上題。
 
帝釋(握住小叉的手):果然我們才是互相理解的。
 
藥叉:如果可以我不想與你互相理解。
 
帝釋:事實既成,好友你就接受吧。
 
南風(憂鬱ing):他們的毛病就是活在兩人世界…哼……
 
冰映(黑暗ing):從聖誕節之後就是兩人世界了,我覺得繼續寫問卷好多餘…
 
(主持人陷入幽暗世界……)
 
 

19
南風:對方做什麽樣的事會讓你不快?

藥叉(微笑):殺生。
 
南風:………
 
冰映(推推南風):你在點點點什麼?這個問卷的規則是不能腹誹,想說就說出來。
 
藥叉:因為這是不可能任務。君首呢?
 
帝釋:爬牆。
 
冰映:………
 
南風:妳看,點點點了吧。
 

20
南風:你做的什麽事會讓對方不快?

藥叉(疑惑):好像沒有。我對他做什麼事情他都好像挺愉快的。
 
(冰映偷笑。)
 
南風:好友你要不要試試看一種俗稱SM的行為?聽說很歡樂。
 
帝釋(臉色陡變):歪曲事實不是你的風格啊,好友。
 
南風:偶爾娛樂大家,哈哈…
 
冰映:君首先生的答案是?
 
帝釋:殺生。但此事是吾的樂趣。
 
藥叉(瞪):南風,剛才你說的那種行為是什麼?能否詳細教我?
 
帝釋:好友不可。
 
 
 
 

21
南風:你們的關係到達何種程度?

帝釋:除了SM之外都做過了。
 
冰映(搖頭):我不信。
 
藥叉:死對頭的關係。
 
南風:各說各話,這我怎麼辦?
 
藥叉:下一題吧。在飛凡塵生活這麼久,吾與他的關係從來不曾釐清過。
 
冰映:嗯,你與他的關係確實是不曾清白過。每個組織流傳的版本都不同,可不可以告訴我誰知道最多?
 
帝釋:然後妳要去採訪對方好寫文嗎?夢只是虛幻之物。
 
 
 

22
南風:兩個人的初次約會是在哪裏?

帝釋:南風府。
 
藥叉:約會?南風家裡算嗎?
 
冰映:旁邊有人就不算。
 
南風(鬱悶):我為什麼要提供約會地點……
 
 

23
南風:那時候兩人的氣氛怎樣?

藥叉:沒感覺。
 
帝釋:一定要到手的對象。
 
冰映:聽起來不像約會的氣氛。
 
 
 

24
南風:那時進展到何種程度?

藥叉:一起喝茶。
 
帝釋:間接接吻。
 
南風:蝦米!!!???
 
冰映(瞪眼):帝釋君首雞鴨天你這沒天良戀童癖的男人……
 
藥叉:………我不知道。
 
帝釋:呵。
 
 
 

25
南風:經常去的約會地點是?

帝釋:你家,我家。
 
冰映:…南風樂府和犀繩照天?我記得你也很常去芥子臺。
 
帝釋(笑):對,去芥子臺把人接走去約會。
 
南風(揉額頭):難怪有一陣子藥叉告訴我,他陷入了創作佛物的瓶頸,卻發覺了自己鍛造兵器的才華………
 
冰映:簡單來說,那時候常常缺乏空靈的心境,卻有許多殺人的念頭。近墨者黑啊……
 
帝釋:吾是惜才。
 
藥叉:我現在又有鍛造兵器的靈感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