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0430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再生】2

2
 




 
那是多久以前的過去了……有個男人對混沌的自己說:
 
「最初的生命與最初的名字,那是入世的表徵,不得,你將何處生?」
 
好狂妄的問話,好直接的命題。他,是誰?
 
「天不容吧!」
 
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什麼也不明白……
 
他是誰?世界又是什麼?他為什麼生在這裡?既然生於此,他的生存意義又是什麼?
 
一切都好混亂,他的記憶是扯碎的片段,他一個人拼湊不起來!
 
 
 
「既然世俗的天不容你,那從此刻起,吾便是你的天,你入世的名字由我給你。」
 
「暴風中的封雪劍者‧劍雪!」
 
 
欣喜?心底隱隱然有個聲音告訴他,這樣心臟悸動的感受,叫做『欣喜』。
 
那個男人的名字……一劍封禪……他的天…他的………
 
「再吹奏一次鵲橋仙,可嗎?」
 
 
 
 
更久之前呢?少年站在無邊無際的意識虛空中,抬頭看著一幕一幕如虛幻影像的畫面。
 
他曾經奮力尋找自己的生存意義…
 
但是他從何而來?
 
「鳩槃神子,今日起,你為我魔閻一族之人!與本座共同統治魔界吧!」
 
劍…燃燒的熾烈的火焰,紅色的劍──朱厭!
 
青色的大掌手裡揮舞大刀,很溫柔對待他的王者:「朱厭是閻族歷代統領的傳物,但本座有荒神斬足矣。」
 
他的手接過烈焰之劍,他的額上有身為魔閻王族的火燄烙痕。
 
「旱魃,我……」
 
話語斷在黑暗的記憶中。
 
他隻身離開魔界的時候,什麼也沒帶,懷抱著烈焰所化的邪劍,也許是一種不捨。
 
 
 
綿綿白雪如雨落下…彷彿他自己化成了碎片……一片片落在地面。
 
足下所踏,是冰冷的池水。老者與他默默對視。
 
「神子,魔界與玄宗之戰的結果,你知曉否?」
 
「…是。但那一切將與吾無關。」
 
「捨棄過去,你依然困於輪迴。」
 
他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了,只是注視著老者的海藍色眼眸愈發模糊,透明的水滴輕輕落在池水,盪起微不可察的漣漪。
 
 
 
然後…然後……
 
少年看著鋒刃穿透自己的胸口,那樣突兀、突兀到幾乎感受不到疼痛。
 
時間彷彿靜止在他醒悟的那一刻,也靜止在他耽溺的那一刻。
 
心碎而死是什麼樣的感受?
 
是他虧欠了嗎……
 
 
 
 
劍雪無名一睡便是十六個時辰。吞佛謹守任務本份──守在綠髮人兒的身邊。
 
但是少年並不是在沉眠,而是在夢中拼湊自身的記憶,拼湊成一個完整的他。少年夢囈著呼喚別人的名字,彷彿思念,又像深深嘆息,那模樣使紅髮的魔沒由來的心情惡劣。
 
「封禪……一蓮大師……旱魃。」
 
都是別的男人的姓名。真可惡。
 
劍雪無名悠然轉醒,從白色的床榻坐起身,看見守候一旁的魔,少年露出無奈的神情,緩緩唸道:「吞佛童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