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個虛構的世界統治著真實的世界。」──Salman Rushdie, 2001
  • 132264

    累積人氣

  • 47

    今日人氣

    3

    追蹤人氣

弱冠+3

 
 
 
弱冠之年 

始知有先知者 
 
用扭曲的輻射鋼筋、海砂和報廢的汽車殘骸
 
用高速公路的碎片
 
用黃昏市場殘破的鯨骨
 
用爬升著同時失憶的歲月
 
與凝固的童年
 
堆積遠古巨人的塑像
 
攀危樓如履平地者,誰?
 
 
 
二十三公尺高的視野
 
尚不足看見海天一色的對面
 
尚不足發現蟻行的生物中間那踩碎的諾言
 
尚不足仰天觸摸巨人的肩
 
尚不足以己血肉填充塑像那空洞的眼
 
尚不足……
 
 
人類在死亡的瞬時才明白生命的價值
 
明白已是雙腳踏上另一個世界
 
故,生命的意義不作為一種可供傳承的生物價值
 
生物價值無法作為教科書的內容

於是追尋變成一種人人人迴圈



攀爬巨人大腿一段突出而斑白的斷壁

微笑俯瞰城市黑色的風景
 
無思想的人們風化的表情

無理智的人們野性化的聲音

先知不過是被踩死而已

在壓倒性的人數面前一句勸言能有多少影響?

文字就如落入流沙緩慢陷落

陷落之前等待踩上沼澤的夥伴
 
 
先知心算出太初時候第一枚降雪
    心算出太古時候第一對基因
    心算出星球交替如何亙古不變
    心算出軒轅神話發生的確切時間


有人說億多年後外星生命終於來到這裡

在城市的廢墟中挖出一部報廢的汽車

用電子儀器認定這是此星球上的生命體

他心念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有意義

意義卻不是他自己該認定

百年之後誰有他的記憶

記憶是非考據的 、非靜止的 、非傳承的
 
比如說下一枚彗星來臨的時機
比如說下一次種族滅絕的地點
比如說下一回金融風暴的預期
比如說下一輪世紀災禍的姿態

有一種紀錄稱為定理 他們放在巨人的頭頂

他們不等待被發明   他們用以上敘述的存在來證明他們無需被發明



+3
相遇在1984   午後微涼延伸到漫漫長夜
 
記憶中並沒有那一天的景象

因為你我的眼都還看不見

背對背在2007   

妳毅然接受我逆流而去的野望

南北遠望江漢瀟湘   那紛紛錯亂的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